天游娱乐_天游娱乐平台|天游娱乐主管 > 蝶梦江湖 > 第五十三章 逍遥派随风

《蝶梦江湖》 第五十三章 逍遥派随风

推荐阅读:元尊飞剑问道
    华生觉得眼前的景象是老天对于他忠心的报答。

    对于普通人而言,那些优秀到足够进入门派内门的人,是天才,是神一样的存在——未来的。而华生从未想过,有一天,他能够有幸见到成群的天才,并且还在以一个同等的身份进行交谈。

    不过华生没有时间适应了。

    当属于暗刃的门在他面前打开的时候,他心里有些瑟缩,但是身体下意识地挺直了起来。

    门里面是些少年,都不年长。

    形态各异,身形各异。不过,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。

    原来,这就是天才们啊。

    华生定定神,走进去。

    没有人看他,没有人注意他,华生想象中的刁难并没有出现。或者说,无视,本身就是最让人难堪的刁难。

    华生身子一凛,下意识地想跑。但是并没有迈步:他是代表着杜尔来的,他跑了,损的是杜尔的颜面。

    深呼吸——华生想着杜尔的样子,想着杜尔走之前简答的嘱咐——“第二个是逍遥派。或许其他派别的人喜欢伪装,不过逍遥派的人一定不会。华生,我相信你看人的眼光,去找那个,你感觉最真实的人,他肯定就是逍遥派这一群人里的领。”

    华生稳住身子,缓缓环顾房间里面,脚步轻轻移动,华生努力让自己的目光自然一点。

    是谁呢?最真实,这个词,太过宽泛,太过模糊。

    天才们的无视此刻成了好事。华生缓缓扫过:

    有闹腾着打架的,有聚在一起商量着事情的,有倚着墙晒太阳的。还有几个少年跟在一个少女身后,似乎在献殷勤,脸上洋溢着恳切的、忐忑的、又有些敌意和羞涩的笑容。

    挺像邻居家的阿哥追一条街外的阿妹的样子。华生心里忍不住想。

    原来这些天才,并没有那么不一样啊。华生忽然间放松了。

    华生慢慢移动着脚步。“无意”地 将手里的邀战帖露在了众人的目光之中,

    先前没有注意到过的东西被华生收在眼底,打闹的不时地往华生身边蹭一下,聚在一起商量事情的也间或有一道目光瞟华生一眼。追女孩的少年倒是真切,只是那女孩总是不时看他一眼

    脚步缓慢而不停。

    华生感觉到自己的手臂由于保持一个姿势,落下汗来,渗入衣裳。是谁呢?他缓慢地四顾。放松下来的目光安然而笃定。

    他信杜尔。杜尔信他的直觉。

    他一直紧绷着的神色终于有所动摇。随后保持着一个步调。行至一人身边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动,在做事情。独独他一个人,懒散地躺在床上,床靠窗,一小片阳光照在白皙的脸上,也照在他并未拢好的衣服以及同样白皙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神色安然,好梦未央。

    华生皱皱眉,居然分神暗自评价道,这人实在是应该多出去晒晒太阳。都正午了还睡在床上,当真是不好。

    逍遥派这一波的领袖人物,楚随风。

    光明正大地敷衍完所有的信息,楚随风有些困倦地合上眼。

    他对于要不要听杜尔的这种事情实在没什么情绪。大家在了这里,又都不傻。意味着必定会为了大局做出妥协。如果杜尔证明了她有实力统领大家,那就听;没有证明——或者说有其他的什么人证明了有此实力,那就听其他人的。想想那个蹦着高要让杜尔好看的十一,随风皱皱眉,真幼稚。还是睡觉有趣一点。这么想着,楚随风袍袖一挥,将派里一众窥探的眼睛以及“随风大哥我们还没进去呢”关在门外,兀自睡去。

    对了,为了节省房舍,一切从简,一个屋子会睡至少八个人。

    是以当楚随风不满地睁开眼睛的时候,现房门不知道是谁出去的时候忘了关,面前站着一个身形修长的男子。从他皱眉的表情以及他无意间露出了微小口型来看,是在嫌弃他太白了。

    “在下华生,奉杜尔姑娘之命,前来送战书与逍遥派。”

    “你嫌弃我?”

    这是华生与楚随风之间的第一轮对话。

    楚随风的心神在脱口而出的这句话之后豁然清醒。

    然后楚随风继续维持着懒散的姿势,看着面前的男人愣了一愣之后,再度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在下华生,奉杜尔姑娘之命,前来送战书与逍遥派。”

    楚随风眨眨眼睛,没说话,看着身后不断涌进的看热闹的人。等到那人再重复了一遍才道,“那天杜尔来的时候,我没出去。”

    没头没脑的一句话,华生却忽然懂了。这是在问他为什么会知道他就是逍遥派的领。

    不过华生并没有打算回答这句话,立在原地保持着笑容。

    身后的议论声纷杂。不过显然没有再无视华生。有本事在没有提示的情况下找到懒得门都不想出的楚随风,他们自问也难以做到。华生值得一份尊重。

    楚随风看着华生半响,伸出手去——没有取战贴,抱抱拳道,“华生?好名字,我叫楚随风。”

    华生看着楚随风,想了想,点点头。

    楚随风没动作。

    华生又想了想,道,“你的也很好,楚随风。”声音没有想象中的颤抖。平静,淡定。

    楚随风笑了,接过战贴,也没有纠结之前的事情,目光扫过战贴被汗浸湿了的一角,楚随风不着痕迹地握住了那部分,才懒懒道,“多谢你,我接下了。”

    自始至终,楚随风都没有从床上起来。

    华生却知道,这个人并不是不尊重他,只是性情使然。

    不过笑了笑,就要告辞。

    却听得人群中有一人道,“正午已过,杜尔还没回来,说不定第一局已经输了,你又有什么资格来送战贴。”

    说话声音大,却看不到面目。

    人群中有不少人附和。

    华生回身,扫过众人。却不急着回答问题。只是笑着道,“是哪位朋友在问话,还请出来一叙。”

    不卑不亢,温和有礼。

    这句话却实在是尖锐:你们既然承认了我华生的地位,认为我值得一份尊重,有什么事情,总要让我看到你本人。在场而不露面,如果是看不起华生,那就是出尔反尔,没有肚量容不得人;如果是看不起说话人自己

    对于年轻气盛的天才来说。实在是打脸。

    不过出来混,还是不能任性。

    不多时,人群中还是站出来一个少年。

    华生微微一笑,正待说话,却听得远远的一声清啸,“因故来迟,诸位见谅。”

    华生眸色一动,笑着退到了一边,将中央的位置让给了含笑走来的杜尔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我还没回来吗?此刻我人就站在这里,你对我的战贴有什么疑问吗?”笑意温润,款款而来。

    经历了一上午的跑动,她的丝微微有些凌乱,袍袖也有些缺失。但是她分开人群,一步步走来的时候,虽然温润,却再不敢令人小觑。众人不由地扪心自问,如果是自己和十一对面不由地对杜尔多了一份畏惧

    杜尔站定,先和华生交换了眼神后,才对上那少年人。

    “我”不知道是杜尔此刻太过凌厉或是其他,那少年顿了顿,悄悄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杜尔也不追究,只是对着华生鼓励地一笑。而后才朗声问道,“如今我杜尔已经平安回来,不知道诸位可对我的战贴有疑问?”

    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“咳——”一声咳嗽也从远处传来。众人再转身子,现竟是十一。

    十一不算狼狈,甚至要比杜尔好太多,只是身上似乎有些颓然,他一手拎着一个一人大的物事,一手放空,细看下竟然有些颤抖。从来喜欢用轻功四处来去的十一,此刻竟然一步步,在众人瞩目中走来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一路走到杜尔面前。

    杜尔却往旁边让了一步,十一一顿,上前一步,与杜尔并肩。

    “若是单打独斗,你打不过我。”十一盯着杜尔。

    如此直白的话,杜尔只是微微一笑,点头。

    点头认了。

    十一本来周身隐隐绕着颓势,却在杜尔点头认了的那一刻,精神忽然间一松。看着眼前众人。张张嘴,终于道,“我输了”。

    言毕将手中的物事递给杜尔,随后就回到了众人中间。

    那是杜尔的人偶。

    曾经帮她千辛万苦逃离雁城,而今又帮她拿下了第一战。

    人群有短暂的寂静,随后人群中忽然有人道,“我们没有疑问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不多了,杜尔姑娘还是开启下一局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。开启下一局吧。”

    杜尔看着眼前的众人。忽然将手中的物事一抛。那人偶奇异地自己站了起来。乌黑的,懒散的眉眼,周身那种隐隐约约地气势——另一个杜尔,与杜尔仿若姐妹花一般,就这么站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没有太多的解释,杜尔只是把这个人偶展示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非是我强过十一,而是机关一道,防不胜防,入套而已。

    看着众人的神色渐渐从惊讶到恍然大悟,再到同情和佩服地看着十一。杜尔才道,“那么就如大家所言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有疑问。我不接。”一道声音从杜尔的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杜尔看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认输。”那人一脸坦荡,盯着杜尔伤到的大腿道,“我认输。”
情和佩服地看着十一。杜尔才道,“那么就如大家所言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有疑问。我不接??”一道声音从杜尔的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杜尔看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认输??”那人一脸坦荡,盯着杜尔伤到的大腿道,“我认输??”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小说错误举报 手机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