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游娱乐_天游娱乐平台|天游娱乐主管 > 侯门锦商 > 第274章 盲目自信

《侯门锦商》 第274章 盲目自信

推荐阅读:元尊飞剑问道
    杨氏的出身并不高,和京兆尹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——京城边上的小镇。

    看似和京城沾了点边儿,其实还是个泥腿子。

    当初京兆尹还是学生的时候,她不过是小镇上普通百姓人家的闺女,一心想出人头地,过上官夫人的日子,于是把主意打到了学子们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娘家是摆摊卖面的,就在学院对面的街上,学子们偶尔改善伙食的时候,会在面摊上吃上一碗面,一来二去,她也摸清了这些学子们的底细。

    之所以选上章显,一来是因为章显的学问,他是有真材实料的,不说状元之才,上榜是绝对没问题的,二来是因为章显的人品,她悄悄观察了很久,在众学子中,章显最老实本分,所有的心思都在做学问上,这种人,虽然没情趣,可最不容易沾惹女人,省了她很多麻烦。最后一点,章显家庭简单,只有一个寡母,在乡下靠做绣活供儿子读书。

    章显孝顺,章母虽然是个寡妇,独自一人拉扯儿子,却不像寻常寡妇那般强势,是个温和的人。

    这才是杨氏最在意的。

    而事实证明,她不仅运气好,福气也好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她虽然也只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姑娘,可对付一个性子木讷的愣头青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她如愿以偿地离开小镇,到了真正的京城,凭着自己的本事挤进了官宦圈子,随着章显在官场上的步步高升,她在圈子里也从默默无闻的新妇,到现在成为圈子里的领头人。

    可这远远不够!

    官宦圈子只是京城众多圈子中中游的一个,看是比寻常圈子高一些,身份也过得去,可和真正的勋贵比起来,简直就是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没有接触过,抱着憧憬的心情,可一旦接触到了,还看到了更好的光圈,如何按捺得住心里的激荡和贪婪。

    不,那不是贪婪。

    杨氏心里辩解道:那是垂手可得的,本就应该属于她的尊贵。

    人往高处走!

    原地不动只会被人取代!

    再说,她为自己的一双儿女筹划,这有什么错?

    章家也算是新贵,没有任何底蕴,全靠老爷自己的本事和她在圈子里的八面玲珑,现在,差不多已经到了圈子的顶层。

    宁做凤尾,不做鸡头!

    勋贵圈!

    只有进了勋贵圈,才敢说自己在京城有了一席之地!

    看向章萱,杨氏一脸欣慰。

    她的一双儿女从小就争气,儿子跟在老爷身边,学识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,小小年纪就已经是秀才了,是圈子里人人称道的“神童”!

    女儿相貌出众,能力超群,她更是亲自教导,不管是对后院的管理,还是女人间争宠的伎俩,都深得精髓!

    虽然府里只有她一个主母,章萱的生长环境简单,可这些东西,章萱不仅要了解,还要学得得心应手,毕竟,勋贵人家别说姨娘小妾了,就是通房也不少,还有时不时想要爬床的,外面想挤进来的,以及应酬上送的。

    对女儿,她是很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可是苦于没有机会进勋贵圈,这么不上不下的,女儿的亲事也一拖再拖。

    见杨氏面色微动,章萱再接再厉地说道,“娘,定国侯是百年世家,之前在朝堂上不显山露水的,可这几年,圣上重用定国侯,现在在朝堂上,定国侯也算是重臣了。纵观圈子里的勋贵世家,现在在朝堂上能说得上话,有实权的有几家?圣上生性多疑,连镇远侯都被忌惮,能被圣上真正信任的有几个?定国侯府的门槛是绝对够了。娘,我知道您的顾虑,您认为顾瑾臻在定国侯府的身份尴尬,不会成为世子,更不会继承侯爷的爵位。您认为顾瑾臻跟着镇远侯,圣上自然而然地就把他当成了镇远侯一派的,到时候万一要铲除后患,顾瑾臻也会被连带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章萱说道:“娘,顾瑾臻是定国侯的儿子,不管定国侯承不承认,他都是定国侯的嫡长子,就算爵位落不到他的头上,将来圣上对镇远侯动手的时候,也不会牵连到他,相反,圣上还要保住他。”

    见杨氏目露疑惑,章萱解释道:“镇远侯是皇朝的战神,就是圣上有理由对付他,沈家军怎么办?镇远侯前脚一走,圣上,或者圣上的人立马就收了沈家军,外面的人会怎么看,怎么想?所以,就是为了安抚百姓,镇远侯走后,沈家军肯定在顾瑾臻手里。到时候,顾瑾臻没有镇远侯的支持,在定国侯府又根基不稳,渐渐地,他手里的权利会被收走,威胁不到圣上的时候,只会是个闲散的权贵。”

    “闲散的权贵?”杨氏鄙夷地说道,“手里什么权利都没有,跟着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要的,从来都不是个空壳。

    “娘,这就是您想岔了,”章萱安慰的道,“不管顾瑾臻手里有没有实权,他是勋贵圈子里的人,嫁给他,女儿也会是圈子里的人,女儿的娘家也会是。以我们家的身份,就是勋贵圈子里的人愿意娶女儿,也是小妾的身份,这样,就是我们能跻身进圈子,也是低人一等的存在,更别说,女儿要花费大量的心思和主母勾心斗角,保全性命的同时,分享男人的恩宠,最后才有心思图谋,这样,女儿要走多少弯路,花多少心思?”

    杨氏的面色更是松动了几分,显然是在认真思考章萱的话。

    章萱再接再厉游说道:“承然,顾瑾臻是不受待见,可女儿要的只是他的身份,如何在圈子里立足,则是我们自己的事了,他不过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途径。娘,我知道您担心什么,怕女儿进了侯府被凤氏拿捏,站在凤氏那边,得不到顾瑾臻的宠爱,站在顾瑾臻这边,被凤氏磋磨。娘,女儿是您教出来的,有多少本事您还不清楚吗?女儿不能打包票说能在两者间游刃有余,可八面玲珑的本事,女儿还是有的。说起来,女儿是想站在顾瑾臻这边的,不仅是因为若女儿嫁过去,他就是我的夫,还因为顾瑾臻的真本事。娘,别小看了顾瑾臻,他是镇远侯的外孙,且是沈家目前唯一的继承人,镇远侯怎会不留点保命的东西给他?老皇帝怎敢赶尽杀绝?”

    被章萱这么一说,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杨氏仔细琢磨了一会,还是拿不定主意,不过有几分心动。

    “凤氏的寿宴,她如果只是小办的话,恐怕我们拿不到请帖。”

    按理说,以凤氏八面玲珑的本事,这个寿宴应该是不拘小节,但凡是有点交情的权贵和普通官宦都会邀请,可现在圈子里没动静,那凤氏肯定是低调举办了,最多弄成家宴的形式。这样的话,她请的都是圈子里和她私交很好的人家,真没他们京兆尹府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娘,您放心吧,女儿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杨氏终是说道:“这件事,暂时不要告诉你父亲。”

    若是有戏,定国侯那边自然会上门探口风,到时他们只要拿乔一下,就顺水推舟地应下。

    若是没门,他们也不损失什么。

    可如果提前告诉了老爷,老爷思前想后的顾虑太多,反而会束缚他们,所以她才特意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娘放心,女儿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有了杨氏的支持,章萱心里更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虽然她没资格在勋贵圈子游走,可也认识一两个勋贵圈子里的贵女,这些年的小意奉承,维持着不错的关系,所以当她装作向往的模样,羡慕地说上一两句话后,就有人主动提出带她去“见世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氏的寿辰,很少正经举办过寿宴。

    在这点上,她是很有分寸的人,虽然喜欢出风头,却不会过于高调。

    就像这次的寿宴,也弄成了家宴的形式,请的,也都是交好的几家人。

    这就让人摸不清凤氏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要给顾瑾臻相看,那就应该多请几家人才对,这几家人和凤氏的私交不错,她总不能因为要拿捏顾瑾臻,就坑自己人吧?

    所以一时之间,圈子里的人也没明白凤氏的意思。

    章萱是跟着威远侯家的嫡小姐一起来的。

    为了今儿的寿宴,她仔细打扮了一回,既不喧宾夺主,又能把自己的优势展现出来,低调地跟着戚珍进了定国侯府。

    侯府,她不是第一次来。

    之前因为和戚珍的关系,威远侯府她去过好几次,以为那就是勋贵圈子里的滔天富贵了,可今儿到了定国侯府,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勋贵世家。

    威远侯和定国侯一样,都是落魄的勋贵世家,威远侯表面风光,可底子早就入不敷出,时不时地会变卖点东西以支撑侯府开销,否则,她也不会那么容易就与戚珍结交,对方不过是看在她出手大方,因为要巴结,所以会送些好东西的面子上,带着她在圈子里结交。

    可定国侯自从得到圣上的青睐后,侯府的档次也跟着提升,现在在勋贵圈也算是中流的存在,这是威远侯府比不了的。